日本限制对韩核心材料出口,全球半导体产业链

随着日本一声令下,全球半导体行业或将迎来变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21君~

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及OLED材料。自7月4日起,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3种材料将限制向韩国出口。这三种都是制作电视、智能手机部件的材料。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它们均属于半导体及显示行业内的核心材料,而日本属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梯队。“这些材料是核心材料,日本的市占率更高一些,一旦收紧出口,必然对韩国企业产生影响。”一位相关行业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图片 1

出口政策调整

导读:据了解,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手续简化的优待措施,向韩国进行上述材料出口时,企业可以利用一并向政府申请多种产品的出口许可,从而加快出口速度。

日本正在调整对韩国的材料出口政策,所涉材料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据了解,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手续简化的优待措施,向韩国进行上述材料出口时,企业可以利用一并向政府申请多种产品的出口许可,从而加快出口速度。

记 者丨杨清清、陈洋、姚瑶

但自7月4日起,韩国将被剔除出“白名单”,这意味着每个订单都需要申请许可和接受审查,从而大大加长了出口手续花费的时间。

编 辑丨张星、李靖云、张涵、陈思颖

在此次所涉材料中,氟聚酰亚胺为OLED显示器部件材料。“聚酰亚胺就是业内所称的PI,含氟聚酰亚胺就是添加了氟的PI,”一位显示面板企业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PI作为柔性OLED基板材料,类似于TFT-LCD中的玻璃基板的作用,起到载体作用,属于OLED行业中的核心材料。”

图片 2

光刻胶则是涂覆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成本占芯片制造成本的7%左右,是评定半导体芯片生产工艺技术水平的重要指标。由于其技术壁垒高,并处于产业链上游,其质量能够直接影响下游产品的质量。

图片来源 / 图虫

“因此,下游企业对光刻胶供货企业的质量及供货能力非常重视,通常采取认证采购的商业模式,”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指出,“伴随高采购成本与认证成本,光刻胶生产厂家与下游企业通常会形成较为稳定的合作。”

随着日本一声令下,全球半导体行业或将迎来变局。

氟化氢则用于半导体清洗,同样是生产半导体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有数据显示,在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市场,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

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及OLED材料。自7月4日起,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3种材料将限制向韩国出口。这三种都是制作电视、智能手机部件的材料。

在光刻胶领域中,日本也属于“王者”之列。“由于极高的行业壁垒,光刻胶行业呈现寡头垄断格局。”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表示,目前前五大厂商占据了全球光刻胶市场87%的市场份额,其中日本JSR、东京应化、日本信越与富士电子材料市占率之和达到72%。

图片 3

行业影响深远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它们均属于半导体及显示行业内的核心材料,而日本属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梯队。“这些材料是核心材料,日本的市占率更高一些,一旦收紧出口,必然对韩国企业产生影响。”一位相关行业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日本此次出台材料对韩出口收缩政策,立刻引发产业内的反响。事实上,韩国三星电子、LG和SK等厂商所需的大多数氟聚酰亚胺和高纯度氟化氢都是从日本进口。“对三星、LG等韩国企业肯定会有影响。”前述企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上述新限制对于韩国的相关制造商来说,打击是巨大的,因为日本在这些原材料供应端几乎是一大独家。据日本《产经新闻》,前两种原材料全球9成的生产来自于日本,第三种也达到了7成。

其中之一便是AMOLED产业。根据IHS Marke数据,2017年全球柔性AMOLED面板产能约415.5万平米,占总AMOLED产能的35%,2019年柔性AMOELD产能预计增长到1538.7万平米,增幅达到270%,AMOLED中占比达到61%。新增柔性AMOLED产线将快速催生PI膜的需求,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对上游材料商的依赖。

除了上述出口品遭新限制外,未来范围还可能进一步扩大,经济产业省宣布,从7月1日起将开展对于否将韩国从“出口贸易管制白名单”中剔除的公众意见征求程序,日本《外汇及外国贸易法》规定在“白名单”上的国家均为安保层面的友好国家,享受一定的出口管制优惠。那么如今开始开展剔除韩国的讨论,即意味着未来日本将可能限制对韩国出口军事及安全相关领域的技术和产品。

此外,2019年是折叠屏的一个风口之年,今年2月,折叠手机三星Galaxy Fold和华为MateX先后亮相,在柔性AMOLED的基础上做出了折叠屏。同时小米、摩托罗拉也宣称要发布折叠手机,而PI则是折叠屏成败的一个关键。

高举的贸易“大棒”背后是两国的历史积怨,有关推出限制背后的原因,日本经济产业省称,日韩的信任关系包括出口管制规则在内已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日方因此不得不作出改变。

“折叠屏对PI的需求最多有3处,作为基材的PI浆料、作为触控板的CPI薄膜和作为盖板的CPI硬化膜。”国海证券研究团队表示,“如果折叠AMOLED成为手机屏幕标配,意味着显示领域对PI的需求会翻倍增加。”

针对日方的新措施,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成允模称,日本今天宣布采取限制对韩出口的措施是针对韩国大法院判处韩籍二战劳工对日索赔胜诉的经济报复措施,将就此诉诸WTO。

同样的道理,今年以来5G技术备受追捧,其发展将推动半导体芯片更新换代。根据国海证券研究团队预计,2018-2022年全球半导体光刻胶需求量增速为6%-8%,至2022年需求量将达到310万加仑,市场规模将达到18.5亿美元。

出口政策调整

面对日本的突然“断粮”,令韩国各大企业今年蓄势待发的新品预期蒙上了一层阴影。此外,如果韩国不能及时寻找到替代进口国家,日本此举也将波及三星、LG等企业的客户,包括苹果、华为、OPPO、vivo、索尼等企业。

日本正在调整对韩国的材料出口政策,所涉材料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

“日本政府指定的限制出口的三个品种是生产半导体和显示器面板所必需的材料。韩国对日依赖度较高,因此出口限制带来的打击将非常大。”有韩国企业内部人士就此评论道。

据了解,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手续简化的优待措施,向韩国进行上述材料出口时,企业可以利用一并向政府申请多种产品的出口许可,从而加快出口速度。

不过目前,韩国国内相关企业正在寻找应对方案。一位半导体企业人士认为,大部分零部件的供应商都不会只有一家,“眼下不会存在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使用库存材料和寻找其他供应商解决问题,”该人士指出,“不过这些材料主要都是产自日本,如果日本政府限制出口,从中长期来看,我们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但自7月4日起,韩国将被剔除出“白名单”,这意味着每个订单都需要申请许可和接受审查,从而大大加长了出口手续花费的时间。

在此次所涉材料中,氟聚酰亚胺为OLED显示器部件材料。“聚酰亚胺就是业内所称的PI,含氟聚酰亚胺就是添加了氟的PI,”一位显示面板企业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PI作为柔性OLED基板材料,类似于TFT-LCD中的玻璃基板的作用,起到载体作用,属于OLED行业中的核心材料。”

光刻胶则是涂覆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成本占芯片制造成本的7%左右,是评定半导体芯片生产工艺技术水平的重要指标。由于其技术壁垒高,并处于产业链上游,其质量能够直接影响下游产品的质量。

“因此,下游企业对光刻胶供货企业的质量及供货能力非常重视,通常采取认证采购的商业模式,”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指出,“伴随高采购成本与认证成本,光刻胶生产厂家与下游企业通常会形成较为稳定的合作。”

氟化氢则用于半导体清洗,同样是生产半导体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有数据显示,在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市场,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

在光刻胶领域中,日本也属于“王者”之列。“由于极高的行业壁垒,光刻胶行业呈现寡头垄断格局。”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表示,目前前五大厂商占据了全球光刻胶市场87%的市场份额,其中日本JSR、东京应化、日本信越与富士电子材料市占率之和达到72%。

行业影响深远

日本此次出台材料对韩出口收缩政策,立刻引发产业内的反响。事实上,韩国三星电子、LG和SK等厂商所需的大多数氟聚酰亚胺和高纯度氟化氢都是从日本进口。“对三星、LG等韩国企业肯定会有影响。”前述企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其中之一便是AMOLED产业。根据IHS Marke数据,2017年全球柔性AMOLED面板产能约415.5万平米,占总AMOLED产能的35%,2019年柔性AMOELD产能预计增长到1538.7万平米,增幅达到270%,AMOLED中占比达到61%。新增柔性AMOLED产线将快速催生PI膜的需求,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对上游材料商的依赖。

此外,2019年是折叠屏的一个风口之年,今年2月,折叠手机三星Galaxy Fold和华为MateX先后亮相,在柔性AMOLED的基础上做出了折叠屏。同时小米、摩托罗拉也宣称要发布折叠手机,而PI则是折叠屏成败的一个关键。

“折叠屏对PI的需求最多有3处,作为基材的PI浆料、作为触控板的CPI薄膜和作为盖板的CPI硬化膜。”国海证券研究团队表示,“如果折叠AMOLED成为手机屏幕标配,意味着显示领域对PI的需求会翻倍增加。”

同样的道理,今年以来5G技术备受追捧,其发展将推动半导体芯片更新换代。根据国海证券研究团队预计,2018-2022年全球半导体光刻胶需求量增速为6%-8%,至2022年需求量将达到310万加仑,市场规模将达到18.5亿美元。

面对日本的突然“断粮”,令韩国各大企业今年蓄势待发的新品预期蒙上了一层阴影。此外,如果韩国不能及时寻找到替代进口国家,日本此举也将波及三星、LG等企业的客户,包括苹果、华为、OPPO、vivo、索尼等企业。

“日本政府指定的限制出口的三个品种是生产半导体和显示器面板所必需的材料。韩国对日依赖度较高,因此出口限制带来的打击将非常大。”有韩国企业内部人士就此评论道。

不过目前,韩国国内相关企业正在寻找应对方案。一位半导体企业人士认为,大部分零部件的供应商都不会只有一家,“眼下不会存在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使用库存材料和寻找其他供应商解决问题,”该人士指出,“不过这些材料主要都是产自日本,如果日本政府限制出口,从中长期来看,我们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南财快评:日韩忽起贸易争端并不突然

昨日上午,也就是大阪G20峰会刚刚结束之际,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对韩国采取半导体原材料出口限制等数项措施的。日本政府在本次G20峰会中,高举维护世界多边自由贸易的旗帜,但当峰会刚刚结束就宣布对韩国进行出口限制,所以这不得不令人感到遗憾。

虽然日本的举措看起来很突然,但也并非是“临时起意”。由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因“日企强征劳工”判决、韩国政府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日韩火控雷达等事件使得日韩关系陷入低迷,也导致日本国内“反韩”情绪随之高涨。鉴于社会民意的反应,日本政府一直都有在研究对韩国的报复措施,而此次宣布对韩国采取出口限制等措施,相信是经过日本政府反复研判的结果,特别是所选择的“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可以说对韩国企业的冲击还是不小的。

韩国是日本第三大贸易伙伴国,日本对韩国采取的出口限制,表面看起来对韩国高科技企业冲击较大,但最终也将会影响到日本自身,甚至还将导致韩国企业在原材料方面逐渐“脱日本”化。因此,长远来看,韩国未必是输家,但日本也绝非是赢家。

此次日本宣布对韩国采取半导体原材料出口限制的最直接原因是,韩国方面在“日企强征劳工”判决问题上,并没有做出任何的退让。日本与韩国均是三权分立的国家,不论司法判决结果如何,尊重与接收均是两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解决当下日韩纷争的关键,就在于尊重司法判决结果、尊重客观历史。 (作者丨陈洋(日本东洋大学社会学博士生,青年日本问题研究者)

图片 4

图片 5

百万读者都在看……

别笑上海人了,“垃圾分类”马上就轮到这45个城市了!实拍上海正式实施首日!

垃圾分类,正在“逼疯”上海人...这只最牛“垃圾”股7涨停!连发声明:“我是做拖拉机的...”

《千与千寻》再上映:18年了,年少不知剧中意,如今已是剧中人

图片 6

本期编辑 陈思

图片 7

我在看,你呢?

图片 8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荣誉资质,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限制对韩核心材料出口,全球半导体产业链

相关阅读